从“村姑”到“神仙姐姐”


 


 



从“村姑”到“神仙姐姐” - 汲安庆 - 汲安庆的个人主页

 ——湘行散记之二


汲安庆


三十年前,吴冠中先生曾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文中将张家界比作一个“赤脚的山村姑娘”。他是在对比了桂林山水后获得如此的印象的。在吴先生眼中,漓江的倒影增添了桂林群山的娟秀气,张家界山谷间穿行着的一条曲曲弯弯的溪流,乱石坎坷,则具备了“赤脚山村姑娘的健壮美”!


这是一个令人感动的比喻!拂去了张家界层层叠叠的身份遮蔽(例如“马鬃岭”是动物形象,“大庸县”又有“庸人”之嫌),迅速还原她的女性气质,为她日后的艳压群山奠定了不可磨灭的基础。眼下的张家界,绿色欲滴,千峰竞秀,溪水潺潺,鸟语花香,“乱石坎坷“的景象已经难寻踪迹了,到处透露着的是一种矜持的挺拔,高贵的冷艳,而健康、蓬勃的色彩丝毫未减。坐缆车的途中,几位女同事发现直插青冥的山峰中偶然探出的一抹红(有点像月季),尖叫不已。我想这应该就是张家界不知不觉中流露的淘气和温柔吧!


非常有意思的是,在吴先生撰文后的二十年,朱镕基总理在《重访湘西有感》一诗中也提到了张家界印象——吉首学中多俊彦,张家界顶有神仙。


不知朱总理是否有感于张家界的美丽传说?比如雄奇峭拔的金鞭岩,据说是秦始皇赶山填海时所用的长鞭;再如错落有致的御笔峰,据说是向王天子兵败跳崖前丢弃的毛笔。如许的神气、仙气,萃聚一处,说它有神仙,也可以算是名至实归了。


还是着眼于自我的神奇感受?很奇怪,无论置身在那一座山峰,你都会有一种情人般相对凝视的亲切感——即使像我这样有恐高症的人也不例外,有的地方直接就是“俯视人间”!那“手可摘星辰”的蓝天,山体周围薄纱似的轻雾,深不可测的绿谷,令人顿生遐想,似乎自己立刻就可以像仙女一样,潇洒而曼妙地游弋于各座翠峰之间。呵呵,我更欣赏这种阐释,这种童稚而不失诗意的直觉,与朱总理平时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亲切和温柔,不是一样的吗?更何况以张家界为背景,直接打通飘飘欲仙的感觉,何其痛快!


可以确信的是,因了朱总理的这句话,张家界真的由山野村姑走向神仙姐姐了。


所到之处,我们经常听到旋律优美而又深情款款的歌唱——


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令人神往/它宛如天堂却洒满人间/奇峰三千守望着千年的神秘/秀水八百闪耀着童话的光芒……


在金鞭溪游赏,导游小姐又提到了金鞭岩旁边的神鹰,说它是护鞭之鹰。有了它,对面的醉罗汉就只能觊觎而无法得手。但她同时又说,在1976年,罗汉峰上掉下了三块巨石,那是面对三位伟人去世,罗汉落下的三滴泪珠。


还有御笔峰对面的玉女峰,一位清秀的仙子正手捧花篮,无限陶醉的模样;金鞭溪途中的母子峰,又称“观音送子” 是一座形同母亲恬然地抱着婴儿的独立山峰,当地人说只要是想生而暂时没有生的夫妇在这座山峰前诚心地跪拜,来年就一定会生个胖小子。


这些散发着女性气息的描述是原始的民间遗存,还是吴先生定调,朱总理推波助澜后被源源不断开启的想象,已经无从考证,但是张家界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用智慧装饰,用情感浸润,用想象描画,真的越来越像一位风姿绰约的仙子了!在大氧吧附近,我就亲眼瞧见一座无名的山峰,颇像一位菩萨,手持一束鲜花,闭上眼睛在忘情地呼吸花香。往金鞭溪方向走不远,还能看到一座状似猪八戒背俏媳妇的山峰,神情毕肖,令人忍俊不禁。


林黛玉在《咏白海棠》的诗中这样写道:“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美丽的张家界恐怕也是偷来了村姑的三分野性和清新,借得了仙子一缕婉约中的雅致吧!


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背景,有关新开发出来的亚洲第一大溶洞——九天洞的想象,便成了一个敏感的话题。


导游是地道的土家阿妹,很朴实,也很热情,可是她的介绍,同事们很不以为然。沿着石阶而下,我们仿佛进入了大山的子宫,山体深处竟然也能再度生出千山万壑来的神奇,将每一个的心都紧紧攫住了,震撼了,融化了,那是一种怎样的瑰丽与清奇啊!可正在大家津津有味地欣赏、情不自禁地赞叹时,她却开始了很倒胃口的介绍,比如将九天洞第一层级的一处石钟乳描述成了倒悬的鸡大腿,将另一处的崖壁想象成龙王在喝矿泉水,龙爪之下还按着《乌龙山剿匪记》中的独眼龙,还将靠近出口的一快石头很自信地命名为“荷包蛋”,不仅美感全无,连性别意识也含混不清了。“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如果这样一个劲地念叨着吃喝,那么山水眼中的我们岂不是也成了“美食”呢?


好在神仙姐姐的芳艳不会因俗气的描述而逊色,“热恋中”的游人更不会因为一两句“流言蜚语”而失却审美的判断力。无论是来寻觅芳踪,还是来体验仙气;无论是来滋养日渐干涸的情感,还是激活不断萎靡的想象,都应了大诗人歌德的一句话:“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有了这种感觉,复有何言!


在黄石寨乘缆车沿巅峰而下,张俊老师突然发现不远处的一座孤峰之上有一块巨石,像极了老鼠,不禁大叫起来:“快看,那儿有一只老鼠!”


“真像啊!”


“太像了!”


大家像喝了酒一样兴奋起来。


杨冬梅老师趁机打趣道:“张家界的仙女太多,连神鼠也要偷窥了。”


众人哈哈大笑,刚上缆车时的紧张感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