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为什么对抄袭这么恨

 



汲安庆


 韩寒近期要办一份杂志。在征稿信中,他用“专段”的形式发出“严格禁止抄袭”的郑重申明,并承诺“给读者足够的时间来举报,一旦发现抄袭,将在封面上公示,并将按照1000/500元的标准向第一个举报抄袭的读者发出奖励”,且坚决反对“自己换个名字抄自己然后再换个名字举报自己”的行为。


 稍稍有些良知的人都会恨“抄袭”,比如视抄袭为剽窃,是“侵权行为”,称抄袭的人为“文贼”,但像韩寒这么恨得果断,恨得彻底,恨得大张旗鼓的,似乎还不很多。


 相对于赵本山的借“笑话”说“真话”,韩寒颇喜欢用“胡话”道“真情”。比如他讽刺家教老师: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胡”得鄙夷、愤激之情如同火山喷发似的。唯独这次,韩寒出奇地冷静,出奇地严肃,出奇地“正统”,可分明又让人感觉到他打假的更加决绝的态度——不是连可能出现的“自己换个名字抄自己然后再换个名字举报自己”的变态行为,都提前揪出来示众了么!


 为什么对抄袭恨到这个份上?韩寒以他的言语人格做了最好的说明。这是一个对内心世界非常忠诚的人!尽管有些观点不无偏激,但都是赤诚的灵魂之音。即使犯了某名人之怒,甚至众怒,也在所不惜!从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脱颖而出到如今,他的每一篇文章都在执拗地挖掘着自己的内心体验。想别人所不敢想,言别人所不能言,于是,不管怎样难以忍受的痛感、酸感、苦感、累感,一旦与性情文字结合,便全都化作了淋漓写意的快感,一剑封喉的动感!基于此,他对人妖一样“改良”真我,还忸怩作态的文章,还有为了名利,哈巴狗一样揣摩“圣意”的文章,甚至直接厚颜无耻地行窃,再明目张胆地招摇过市的文章,都是深恶痛疾的。


 但是韩寒依旧觉得不过瘾,索性办起了杂志!何以故?盖杂志影响范围更广,影响力量更巨,打假势头可以持续得更长远也!面对信奉“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极端分子,以及将抄袭当作享受的麻木之徒,这支力量的出现无疑具有振奋人心的作用。韩寒认为“喜欢只是一种惯性,痛恨却需要不断地鞭策自己才行”,在征稿信中义无反顾地亮出打假旗帜,借杂志的形式付诸实施,恐怕正是不断鞭策自己的一种体现吧!


 (注:本文发表在北京《中学生》2009年第9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