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禁烟,功夫在“禁”外

校园禁烟,功夫在“禁”外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汲安庆

校园禁烟,屡禁屡败、屡败屡禁,已然成了不争的事实。

本是善举、义举,但学生并不领情,于是禁与反禁成了力量与智慧的博弈。有的甚至演变成校园版的游击战,禁得越严、越猛,学生越亢奋,越兴趣。此种情势之下,无论哪一方占据上风,似乎都很能确证一个人的胆识和能力,结果作为主业的教与学,智慧、激情的投入反而荒疏了。

于是有人抱怨世道浇漓,学生素养一代不如一代;有人感叹不在名校工作,很晦气地摊上了一群不争气、不懂事的学生。殊不知,此类想法根本无法立足。民国时期的浙江一师,年代算早吧,学生素质算不错吧,可是抽烟、打舍监的事情时常发生。即使是当下的名牌中学,抽烟依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大学中的名校更是重灾区。只不过相对于一般学校,比较隐蔽,势头不猛罢了。

有人陷得更深,认为校园禁烟无效,是缺少叱咤风云、运筹帷幄的鹰派校长所致。由此,铁腕的禁烟策略无法一竿子插到底,令学生闻风丧胆,知难而退。这更是罔顾事实——一味地强硬,学生或许会丧胆、退却,但吸烟的欲望却更加强旺了。

还有人埋怨没有法规的制裁,无法形成一种社会化的全面监控和约束,仅靠地方性的规定,或个别学校的规约,根本形成不了对吸烟行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震慑效应。可是,在教育部、国务院法制办陆续出台了禁烟令之后,连罚金数额,考评体制,广播、电影、电视、报刊、杂志、网络等媒体宣传联动也都明确了,各大、中、小学的吸烟行为,并未呈现衰减趋势。这只要从散见于洗手间、树根旁、台阶上的烟蒂,还有学生衣服上、宿舍墙壁上飘散未尽的烟味,便可一见分晓。教育部于2010年7月便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控烟工作的意见》,但是,中国控制吸烟协会青少年控烟专业委员会在2011年公布的中学生烟草使用情况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中学生现在吸烟率为15.8%,其中男生为22.9%,女生为5.4%,较2005年有所上升。

有些人更是极端,觉得禁烟还应再加大力度,最好像法国那样,组建以警察、宪兵为主的“香烟警察”,负责在公共场所巡逻,并对违禁者处以高额罚款,校园亦可派驻警察,或至少成立由德育处、团委、班主任、保安队中能征惯战的精英组成的禁烟别动队,对烟民学生实施严控、严管、严罚,直至将影响恶劣的惯犯开除出校,来个杀一儆百。

这种视学生为寇仇,一味地追求严罚峻惩,离禁烟中爱和拯救的本意已经越走越远了,严重有违教育之道。严打、高压之下,人们忽略了一个事实:在某种程度上,校园禁烟,功夫恰恰是在“禁”外。

一、宣传中的“化育”功夫

相对于照本宣科、敷衍过场的浅宣传、冷宣传,“化育”强调的是顺木之天,尽人之性的深宣传、暖宣传。为何要禁烟?禁烟对自我的生命质量,灵魂质量有何影响?与亲人,他人的幸福又有何关联?诸如此类的问题,必须结合科学知识,大量事实,自我体验,并上升到生命的高度、人性的高度,深入浅出地讲深,讲透,讲热,让学生发自肺腑地意识到禁烟令中严厉文字的背后,其实饱含了对生命关怀的温情。吸烟之害不能靠威吓、打压的方式晓谕,而应是基于生命关怀、人性健康的被唤醒和真正的明悟与认同。

相较于居高临下、如临大敌的硬宣传、反宣传,“化育”强调的“细雨下,点碎落花声在微风里,飘来流水音”的软宣传、正宣传。“预(防患于未然的教育)时(捕捉最佳时机的教育)孙(按一定的阶段、进度的因人施教,因材施教,因‘因’施教)摩(相互观摩,相互切磋,取长补短的教育)”,顺势而化。绝非水过鸭背般的“搞运动”式教育,而是直面思想误区、心灵困惑的贴心贴肺的人文教育、恒久教育。一位“铜豌豆”级的高中生烟民在QQ空间上写到:“以前听说鲁迅关于香烟的冷幽默,说吸烟的人可以吓狗、吓小偷,感觉好笑。看到电视上控烟宣传视频,感觉十分夸张,没想到就在今天,最厉害的马蜂见到香烟就逃命,连窝都不要了,看来我以后对香烟还是要防着点。”这样的觉醒,正是他的班主任牺牲半天时间,让他亲眼见证马蜂不怕明火,却对香烟的味道逃之夭夭的事实换来的。这种教育正是化育的表现!

与短、平、快的“硬宣”“直教”比,“化育”的确是慢了点,繁了点,但是润物无声,慢火煲汤式的教育更能润出教育的大美,煲出教育的真味,因而更能发挥教育的真正魅力。儒家所主张的“存养式”“积渐式”教育,还有叶圣陶的比喻“教育是农业,不是工业”,不能靠外部环境强力改变,只能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追肥浇水,除草松土,禁烟教育也应作如是观。指望靠三言两语,或一两次杀鸡给猴看的严惩,就想发挥禁烟的奇效,只能是一厢情愿的臆想。譬如,连学生吸烟的真正动因都没搞清楚——是对危害健康的知识懵懂无知,还是觉得吸烟是真潇洒、真男人的表现,抑或明知危害,却因意志薄弱而无力放弃?只顾搞一刀切地警告、训斥、辱骂、惩罚,又怎能不走向失败?

夏丏尊早就说过:“教育是积极的辅助,教训是消极的防制。这两种作用,普通皆依了教师的口舌而行。要想用口舌去改造学生,感化学生,原是一件太不自量的事,特别是教训方面,效率尤小。”一语道破了教育的长期性,艰巨性,也反证了化育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二、垂范中的“整一”功夫

禁烟教育中,教师的垂范必不可少。一些学校,禁烟教育尽管搞得雷厉风行,风生水起,但因为个别领导或老师搞特殊化,往往会使先前的成果毁于一旦。

因此,垂范中的“整一”功夫极为重要。

首先,“整一”是指教师烟民的形象整一: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不能搞课上一套,课下一套;校内一套,校外一套。自以为瞒天过海,天衣无缝,实际上却难逃学生的“法眼”和“超感”。要禁烟,必须先从自身做起,修炼到古人所说的“慎独”“慎微”之境。如果没有,无论教育,还是教训,乃至惩罚,都是乏力的,甚至是反效的。缘于此,校园禁烟不能将眼睛只盯着学生,也应关注到教师。

其次是学校禁烟氛围的整一。对教师、学生如此,对领导和外宾更是如此。不能搞特殊化——让一些特权阶层凌驾于条例之上;不能风俗化——以敬烟作为热情好客的表现;更不能利益化——以烟为礼,投上级所好,美其名曰“为学校谋利益”。这样言、行分裂,心、理错位,知、行不一的现象,必然滋长学校的虚伪之风,欲使禁烟教育令行禁止,定然难乎其难。一些学生之所以敢和老师叫板,敢向制度挑衅,就是因为掌握了此类的证据。有很多教师和领导意识不到这一点,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学校大局着想,将学生当作不谙世事的小屁孩;而执行禁烟令时,又拿有理性、有教养的成人水平来衡量学生,规训学生,搞两种“人”的标准,极尽巧言令色、虚与委蛇之丑态,使民主、公平的精神丧失殆尽,再想“待重头,收拾旧山河”,便会事倍功半!

还有,校园文化的整一。也就是说,对待禁烟,要上升到“思想共同体”“精神共同体”,或“情感共同体”“想象共同体”的高度。不能一些人在动用顽强的毅力,抗拒香烟的诱惑,抵制烟瘾的发作,一些人却在边上看笑话,甚至故意引诱、逗乐。一些人苦心孤诣地摆事实,讲道理,大谈吸烟的危害、猥琐、缺乏责任心——《英语沙龙》上登载过一个故事:美国的一位公司员工13岁时从母亲口袋里偷得一支香烟,后来一发不可收,至45岁患肺癌,临终前终于意识到:吸烟危害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妻子、父母。因为自己死后,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两个孤儿,一个寡妇,一对失去儿子的双亲。一些人却故意拆台,大谈吸烟的潇洒、情趣和爷们——福尔摩斯的烟斗,马克思的雪茄,毛泽东的“大土炮”,鲁迅的卷烟……不都是智慧和才华的体现和燃放吗?还有影片中的那些雄性十足的男主人公,哪一个不是吞云吐雾的高手?不会抽烟,还叫爷们吗?还有生活的乐趣吗?如此颠倒黑白地拧着干,必然导致教育的偏至、扭曲,还有认同整一感的破碎,使学生掌握更为充分的“理论依据”,老烟枪力量倍增,新烟枪心安理得,潜在烟枪跃跃欲试。

如此,禁烟教育还没走向学生,就已败下阵来了。

三、合作中的“深入”功夫

这便涉及到合作中的“深入”功夫。

“深入”的前提便是思想、情感、想象、文化的认同。这样,教育的合力作用、整一功能才会产生。

“深入”的功夫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合作中的责任深入。不能像民国时期的教育体制那样,舍监管教育,教师管教书。遇到学生抽烟、打架,做教师的可以熟视无睹,置若罔闻。遗憾的是,当下很多学校仍延续着这种体制。班主任、德育处长、主管德育的副校长管德育,其他人等完全可以袖手旁观。而所谓的管德育的责任人中,又“各自只扫门前雪,不顾他人瓦上霜”,加之下级依赖上级,上级指望下级,互相扯皮,互相推诿,根本意识不到“城门失火,殃及鱼池”的道理,使烟民学生大大地有机可乘。一些科任老师,甚至突破底线,接受学生的敬烟,和学生平起平坐,一起在厕所或其他犄角旮旯云山雾罩。如此地尊严丧尽,斯文扫地,又怎能指望他们禁烟教育取得成效呢?

理想的状态是:禁烟教育,舍我其谁。提醒、劝说、教育、举报、抗议、斗争,只要利于禁烟的方式,都可以不拘一格地运用,使全体师生自觉抵制吸烟,也最大限度地不被二手烟、三手烟所袭扰。要充分发挥学生在禁烟教育中的积极作用,因为“伙伴思维”更利于被他们认同和内化。也要发挥教师在禁烟教育中的独特作用,因为每个人的知识背景、生活阅历、生命体验不一样,禁烟教育的视角、方式、效果必然会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和互补。更要发挥领导的“榜样作用”“明星效应”,生成一种自上而下,由下而上的教育全渗透、全覆盖。这样,才会形成一种自觉禁烟的气场,使吸烟行为就像在洁净的红地毯上吐痰一样,被视为粗俗、不文明、没教养的表现,而被集体性地抵制。

二是合作中的智慧深入。禁烟教育得力的个人,班级,应该主动智慧分享,大家彼此生发,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场效应、集团效应。以反思的意识总结得失,捕捉资源——比如烟枪甲是因为得悉3滴尼古丁注入一头壮牛的体内,可以使其当场倒闭而自觉戒烟;烟枪乙是因为得悉丧尽天良的厂家将原来醋酸纤维制成的过滤嘴,换成了聚丙烯制成的过滤嘴:一旦被吸进肺里,便再也无法从肺泡里出来。更为恐怖的是,为了让消费者看不出,他们在里面还加了粘合剂与稀释剂,都是有挥发性的、足以致癌的胶体,教师就应该及时让这些知识迅速普及,惠及更多的人群。并且让学生明白,我们不仅在传播知识的种子,更是在播撒智慧的种子,健康的种子,爱的种子。还要以探究的意识提升禁烟教育的品味,不仅要让禁烟教育成为求真、求善的过程,更要使之成为求美的心灵之旅。就像康德所说的那样,将“地上的道德律”看得像“天上星辰”那么崇高而产生无限敬畏之情时,这道德才会成为你灵魂的一部分,教师也应该通过丰满多姿的教育艺术,使学生将禁烟令、禁烟知识、禁烟思想看做天上的庄严而神圣的星辰,萌生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为周遭的环境负责的思想,这样禁烟令才会化为内心的绝对律令。

三是合作中的体验深入。不论是学生、教师,还是家长、领导、名人,只要是对吸烟危害有切肤之痛的,都可以请他/她来为禁烟教育现身说“害”。因为有现场感,所以更能震撼人心。一位烟枪教师将自身的造影模糊,布满黑色小斑点,像矽肺,又像肿瘤病变的CT透视片,以及一瓶装有洗肺流出来的浓黑液体给学生看,使烟枪学生望而生畏,进而成功戒烟的事实,便是自然发挥了体验深入的效力。因为这种教育具有物理学上的“摄动现象”,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样,会逐渐荡漾开去,发挥影响的叠加效应的。

 

(注:本文发表于《福建教育》德育版2015年第1-2期合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