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式”精致

写在前面的话——

《南方周末》欲发此文,嘱我在博客中删去或隐藏。因不知如何隐,遂决意删去。今重新张贴,聊作纪念。

一篇很普通的文章,仅是有感而发而已,不料引来很多挖苦、嘲讽之声。方知自己宛若桃源中人,不知今世何世已多日了。

1、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909

2、    
http://bbs.tianya.cn/post-333-389345-1.shtml

 “台湾式”精致

汲安庆

在日月潭附近的一家海鲜馆坐定,营员们显得亢奋无比。菜一上桌,便霍霍挥筷,一脸的小猪抢食般的贪婪。

子淳蔫蔫地坐着,小眉头皱皱的,半天才动一下筷子,扒两口饭。因为水上漂,陆上跑,折腾了一个上午,大家饥肠辘辘,几乎没人感受到他的失落。

倒是一位端菜的中年妇女率先发现了问题:“是不是不爱吃海鲜啊?要不,阿姨额外送你一碗卤肉?”子淳红着小脸点点头。随即,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哈哈,大妈爱情卤肉饭,你太有口福了!”一小碗喷香的卤肉刚放到桌上,大嗓门的侯珏就忍不住叫起来。很搞的是,话音还未落,一块卤肉已经被他夹住,送到了嘴边。

马上便有几个起哄:“嘻嘻,大妈爱情卤肉饭……”

作为随行老师,我的全身立刻起了鸡皮疙瘩。这是哪跟哪儿啊?大妈、爱情,跟油渍渍的卤肉联系到一块儿,还笑得那么开心,仿佛获得一项重大的发明专利似的!

可是,静心思忖,我突然发现:孩子荒诞表达的背后,其实自有一种很真诚,很炽热的感动在。老板娘没有嗜钱如命,乱宰、狂宰,反而很自然,很亲切地慷慨相赠,且是在从“外人”的视角,敏锐地发现子淳不说,同伴不觉的问题,多么细心,多么贴贴的一个人啊!爱情,将之理解成一种关爱、疼爱的情感,也未尝不可啊!

谈到细心与疼爱,我忽然想起初到台湾,在台中港附近的东海渔村所吃的那碟香菜花生米来——油炸的花生米如红玛瑙般被胡萝卜丝、白菜丝、香菜丝簇拥着,色彩明丽,口感爽脆,迥然不同于传统的单纯水煮或油炸。上桌不久,便被众人抢吃一空。一盘不入眼的小菜,竟然被做得那么养眼、爽口、精致,没有一颗精致的心,还真做不到啊。

这样想来,台湾的一些“怪现状”也就不难理解了。

比如酒店各具特色的艺术气息。或书法、或根雕、或器物、或盆栽、或画幅,应景而在,总能不失时机地将店家的审美追求悄然而优雅地绽放出来,他们关心的不仅仅是你的口,你的胃,还有你的眼,你的心啊——此类追求,似乎厦门的“花之霖”“海悦山庄”等为数不多的酒家有,但在台湾,已然成了大众化的行为,且是做得那么顺遂,那么和谐。

比如导游和司机的热情、宽宏。不是软硬兼施,逼你购物,而是一任你的意愿;放置行李,不是袖手旁观,或吆五喝六,而是自己钻进车肚,近乎跪着将营员们的行李箱一一摆放整齐,忙得汗如雨下也绝无怨言!

比如校长的“公仆意识”。拜访台北赫赫有名的再兴学校——美国前劳工部部长赵小兰,马英九的夫人和女儿,台湾著名主持人蔡康永等名流的母校,头发已经有些斑白的朱正宇校长竟然独自一人亲自迎送,其间还鞍前马后地备咨询,并能嘘寒问暖,遇有本校教师来见,言简意赅,又很亲切地点出人家的优势,最后还以书相赠,外加一个集U盘、小手电、钥匙扣等功能于一体的小礼品。相对于信奉“绝不和属下一起撒尿”的颐指气使的官僚式校长,朱校长“仆”得让人心疼!

比如六合夜市各小吃摊上名目清晰的营业小招牌,堂堂正正地挂在醒目处,供你打量;行驶在台湾的任意一条高速公路上,竟然看不到一家收费站——用纳税人的钱修建的公路,应反哺他们,绝不能再刮他们的油水,这一点,人家政府换位思考到了;在车身拥挤的停车场,竟会有残疾人的专门停车点;在风景点,你还能发现“邮票博物馆”“灯塔博物馆”,鲁迅先生提倡的“开口要小,挖掘要深”,被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用到景区的设计上来了……

可以说,他们的精致渗透在举手投足之间,化得让你看不到,却又能深切地感受到。冥冥中,我觉得这种空气一般无所不在的精致似乎遥承了古人的仪式感,骨子里很庄重,很严谨,外表上却又那么随和,那么亲切。

因为投入,因为用心,于是渐成习惯。这种习惯像空谷幽兰一样清芬了他人,反过来又鼓舞,并滋养了他们自己,并促使他们追求更精致的美,更精致的爱,荀子所言的“习俗移志,安久移质”的境界,莫过于此吧。

我曾在视频,或现场听过曾仕强、刘墉、蒋勋、李敖等人的讲座,与大陆学人相比,同是有学养,有见识,有个性,但在他们身上总能感受到一种分明是高出来的,或者说是升华出来的很微妙的淡定、儒雅、真诚和圆融。

有人曾将这种现象归因于对儒家传统文化坚守、弘扬得好。倘若此说成立,坚守、弘扬的“把手”,或者“角度”,一定有“精致化的追求”,而这在本质上和孟子的“养气”“集义”,荀子的“积微”“积久”是相通的。落实到当下,我分明感到:精致化的习染与追求,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快生活带来的浮躁性格的一种有效遏制。

记得渐近台湾时,导游曾一脸严肃地提醒大家:“千万不要把台湾想得太美!那里的自然景观还可以,但城市面貌和内地差不多,跟厦门简直没法比。”

事实的确如此,在台湾的城市穿行,真的看不到什么光鲜、堂皇的建筑,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现在影视屏幕中的摩天大厦,眼下一律地如人老珠黄。逢上红灯,看到黑压压如一大片蚂蚁似的摩托车队伍集结待行,更是加重了城市的陈旧、落后的气息。我本想兴致勃勃地买几件时尚的衣服回家亮亮眼的,可导游说:“别浪费钱,台湾的服饰老土了!”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旧形式中不断有新质,有美质,足矣!

古旧和新潮,谁更有价值,也许只有岁月可以明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