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因流动而美丽


2013年福建高考作文题——根据顾城的诗歌《忧天》,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


这首诗为——


我仰望着夜空


感到一阵惊恐


如果地球失去引力


我就会变成流星


无依无附在天宇飘行


哦,不能!


为了拒绝这种“自由”


我愿变成一段树根,


深深地扎进地层


生命因流动而美丽


汲安庆


我这人开窍较晚,但初中时,从课本上读到“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句子,整个人还是像被仙气灌注了似的,一下子通体清新、鲜活、明亮起来。河水流动了,不会腐臭;门轴转动了,不会被蛀;那么,生命流动了,不就可以“长寿”了吗?


 


如何流动,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和别人比勤奋,看谁起得早,睡得晚;和别人拼功夫,做题目,写作文,你用这种思路,我能否换成别的?在经济特别拮据的情况下,我说服父母,帮我征订了《辽宁青年》《语文报》《中学生数理化》《中学生英语》等多种刊物,只为让自己的经历多起来,让自己的“内功”深起来。


 


这种带有“傻乎乎”特征的流动欲,竟强韧地伴随我一直走到了现在!一点也不矫情地说,我很珍惜这种精神生命的初感。从乡村到都市,在精英教师扎堆的地方,能慢慢适应,且能活出自家的特色;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和许多实力派的高校老师一起竞争考博,且能荣幸胜出;不自曝年龄,别人竟然丝毫不觉我已年过不惑……如许的心动往事,和生生不息的流动欲,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在我看来,生命因流动而新鲜!


 


婴儿是很喜欢“流动”的,从爬到站,再到行,不知经历了多少个跟头,摔得鼻青脸肿,依然不肯罢休;什么东西,他都想看,想摸,想尝,根本不在意那些东西是否脏兮兮,是否危险暗藏?因新鲜而无畏,因新鲜而探寻,因新鲜而激动,他们的思想、行为一直都处于强劲的流动的状态,于是和朽气沉沉的老年人,甚至成年人、少年人,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难怪北大教授林庚呼吁要拥有“婴儿眼光”,美国诗人梭罗要提倡“黎明感觉”呢!


 


生命也因流动而灵慧!


 


很多人激赏孔子的坚韧,“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感叹孔子的丰赡,思想如宗教,泽被一代又一代人。但从教育的角度讲,我更喜欢他的灵慧。比如脑袋一根筋的樊迟问他什么是“孝”,孔子说“无违”,即父母生前,依据“礼”侍奉他们;父母死时,依据“礼”安葬他们;父母死后,依据“礼”祭祀他们。孟武伯问孝,孔子说“父母惟其疾之忧”——有点古怪吧?可是仔细寻思一下,又很合理。父母不担心孩子的态度、能力、习惯、勇气等方面,只担心孩子的身体,这说明孩子很自立,很自强啊,这不就是最好的孝么?可是子游问孝,孔子又提出了“赡养”和“敬爱”的观点,因为马和狗都知道赡养父母,人更高级,还应懂得“敬爱”。


没有以权威自居,枯守所谓的唯一正确答案,而是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巧妙、深入,且又那么自然、亲切地加以阐释、延伸,既让人感受到他体验的丰富性,又让人感受到他生命智慧的流动性。英国物理学家戴维.伯母将有价值的对话比作思想之溪的流动、汇融,孔子和学生的对话达到的正是这种境界啊!


这种境界令人神往,孔子看似在回答学生,实际上却是在和不同的精神自我对话;学生看似在献疑,实际上却是在扩展经验的边界,提升认识的层级。无论老师,还是学生,他们的思想都在潺潺地流动,都在葱郁地生长,而教育塑造人的情感、心理,使之“人化”的神圣使命也随之悄然完成。没有经历佛家所说的持戒、入定、生慧的程序,一样臻于灵慧之境,快速反应,却又妙然无痕,多么神奇啊!


 


生命更因流动而充满力量!


 


流动并非一马平川,也会遭险滩,遇磐石,迎飓风,所以抗争与搏斗在所难免。鲁迅先生在《北京通信》一文中这样对青年说:“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要敢来阻碍这三事者,无论是谁,我们都要反抗他,扑灭他!”在《补白》一文中,他又概括韩非子教人竞马的奥妙,其中的一个秘诀就是“不耻最后”——即使慢,驰而不息,纵令落后,纵令失败,但一定可以达到他所向的目标。“反抗”“扑灭”“驰而不息”,都道出了生命的力量之美!这种力量源于对美好未来的渴盼,对艰难险阻的顽强攻克,对自我的勇敢超越。而这些,正是生命流动最给力的证明!


 


一度,我把苏格拉底的“马虻”观引入了自己的教学。苏格拉底在审判他的法庭上指责雅典这匹良种马在财富和虚荣的腐蚀下,已经变得臃肿不堪,而他本人就是一只马虻,通过不断地叮咬,提醒它注意德行,不要继续沉溺在物欲的享乐和虚荣之中。受他感召,我也很注意和学生一起,不断地“叮咬”别人,包括我们自己思想的臃肿处、老化处、腐烂处,使别人的思想恢复健康、生机的同时,也使我们的思想变得苍翠而郁勃。现在想来,这也是一种别样的流动啊!质疑、探讨、批判的过程是流动,知识、经验、精神能量和生命智慧的潜滋暗长更是流动。一个人内质与形象的“日日新,又日新”,正是在这些别样的流动中愉快地完成的呀!


 


顾城在其诗作《忧天》中放弃“流星”哲学,而选择“树根”哲学,这显然带有轻“海洋性格”,而重“大陆性格”的色彩,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是很容易让人打着保险、稳重的旗帜,而尽失生命的青春气象的。其实,流星失去地球引力,它仍在宇宙的怀抱中,即使被其他行星撞得粉身碎骨,它一样可以无怨无悔。因为它走得多,看得多,因而活得更多,更潇洒,和安土重迁,固步自封的“树根”比,它生命的质量不知要光鲜多少倍!更何况,“无待”状态是一种更大的自由、更大的自在,庄子对此不就心向往之过么?


 


从这个角度说,我很喜欢陶渊明的诗句“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想想吧,死后还不已,依然与青山中的花草树木,一起蓬勃地生长,何其美丽,何其执着啊!人家是死了都要爱,他是死了都要流动,都要生长。无独有偶,英国诗人济慈的墓碑上刻了这么一句话:“这里安息着一个把名字写在水上的人”,水的特性正是流动啊,这算得上是对他精神生命不断生长,不断升华的追求,最形象、最准确的概括了!


 


相隔万里,跨越千年,却不约而同地道出了人生的真谛:生命因流动而美丽!


 


   


(注:本文为厦门《海峡导报》特约稿件,因为字数所限,他们用的是压缩稿,本篇原始稿欢迎被有所需的刊物选用。)


 


 


《生命因流动而美丽》有5个想法

  1. 老师你好,2013年携手合作

    正规国家级、省级教育类期刊

    望广大教师抓紧时间投稿、发表以免耽误您的使用

    责任编辑:王强 QQ:738584305

    TEL:18611441536

    投稿邮箱:bianjibuwangqiang@126.com

    也许您会厌烦这样的广告,但是,

    想邂逅一家诚信的论文组稿编辑是确实非常不容易的.

    http://user.qzone.qq.com/738584305/blog/1257992047

  2. 汲兄好,我看了顾城的这首诗,本来被顾城的“大地精神”“坚守意识”所感动,但看了您的文章,又让我耳目一新,感觉眼界一下子开阔了不少。生命因流动而出彩,多好的感悟!不过我觉得汲兄用孔子的例子来诠释“生命也因流动而灵慧”的那一段,我没看明白,孔子很灵慧,但似乎与流动无关。还有,苏格拉底的“流动”是不是指他“不断地叮咬”?小子才疏,不当之言,还望海涵![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久违了,云东兄!很感动于你的君子之风,坦诚交流,如切如磋。你很敏锐,拙作受约的当天下午有4节课,只有1节空闲,我就是利用这一节空闲,还有8点前的晚自习赶制出来的,这是《海峡导报》记者魏文老师给我规定截止时间,因为要忙着排版,第二天见报。在这样的困窘中,我的思维的确显得粗糙了许多,很多意思没有表达清楚,所以悟证的色彩就多了。这可不是你才疏,纯粹我的原因。经你一提醒,我今晨又进行了展开,增加了一些阐释、分析的文字,但愿能将意思表述得清楚了些。如有含混处,请继续坦诚指出。不胜感谢![/quote]

  3. 感动汲老师的进取精神,祝贺汲老师考取博士。汲老师的精彩,我知之矣。学习!学习!学习![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重见昔日朋友的身影,很是开心。谢谢你的祝福!我们一起努力,一起进步,让生命永远流动![/quote]

  4. “生命因流动而美丽”,讲得真好!让生命流动起来是件美丽的事![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被自新的目光持久注视,也是一件美丽的事情啊。这两天,主要是逛厦门的书店,买了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书,与君分享: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大师背影书系”(5本,作者分别是蔡元培、朱自清、叶圣陶、夏丏尊、陶行知),冯增俊的《教育人类学》、张素玲的《文化、性别与教育》、南帆等人著的《符号的角逐》,陈思和的《文学是一种缘》、刘再复的《红楼哲学笔记》、《鲁迅传》,申小龙的《汉语与中国文化》,莫言的《莫言自选集》,莫言等人著的《文学大家谈》、李泽厚的《论语今读》。有事做了![/quote]

  5. 欣赏汲老师深厚的底蕴![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谢谢您的肯定。“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我会向着您赞誉的境界,不断努力的。[/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