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问”是一种主动生长

“善问”是一种主动生长


——“与弟子书系列”之十四


汲安庆


被大家公认的三杠子压不出个响屁的阿盛冷不丁地在私下问了我一个问题,且不同凡响,这让我像中了大奖一样兴奋不已,真有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新奇。


他问得很腼腆,却极富挑战性——既然三省吾身的“三”表示多次,为什么后面的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又是从三个方面来说的?


我沉思了一会儿,根据自己的一点积淀和体验如实相告:一、标点符号是后人加的,如果曾子活在当下,后面或许会以省略号作结;二、曾子一生“战战兢兢”,从爱惜身体到修养品德,反省的内容绝不会仅限于这三个方面。再说了,一个人也不会刻板到一生中每天都只反省这三个问题。


阿盛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脸颊依旧红润润的,像个熟透了的苹果。


尽管被他问出了一身冷汗,所答还不一定正确,但我仍然抑制不住地激动!阿盛能从关键词入手,联系整体的语境去思考,这是学习真正开窍的表现啊!多问、善问,这是不同生命融合,不同灵魂对话的前提啊!哈佛大学加德纳教授的多元智力理论中,“内省”和“观察”是被纳入智力的范畴的,阿盛对很多专家、学者的共识、定论(“三”为“多次”的意思)产生质疑,不正是懂观察、会辨识、善内省(老师发问之前,他一定在内心问过自己多次了)的表现吗?这何止是智慧,更是难得的勇气啊!


说到勇气,我越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了。


在中国,自古及今,“善问”、“勇问”的嘉言懿行何曾蔚为大观,风行于天下?


早在两千多年前,连伟大的教育家孔子都说:“君子欲讷于敏于行。”南宋后成书的蒙学教材《名贤集》这样训诫:“水深流去慢,贵人语话迟。”至于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之类的生存哲学,更是妇孺皆知,深入人心。虽然其间也有“好问则裕,自用则小”,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不学不成,不问不知”等智慧声音不绝如缕的呼叫,但力量实在太微弱了!


在一个统一思想,统一口径,统一行动的蛮横、专制时代,“善问”只能是“肉食者们”的专利。悲催的是,他们有这个专利却又不懂得开发、利用,于是善问基本上缺席了,因为所谓的草民、贱民不配思考,更不能随便发问。把人家问毛了,说你思想异端,蛊惑人心,弄得你身首异处,九族被诛,还问什么问呢?


现代社会的确好了很多!提倡民主、开放,也允许百家争鸣了!自由思考,大胆提问,本应蓬蓬勃勃,红红火火,可是由于奴性基因的顽固——总觉得专家、学者、老师的话千真万确,很体面,很风光,自己的思考是卑微的,弱小的,甚至很丢人的;面子思想的深重——提问会显示自己的无知,不问则会很好地掩护自己的软肋,不受嘲笑和伤害;对被灌输听课模式的依恋——你说我听,你令我练,死记硬背,做题不倦。加上很多老师非常虔诚而盲目的自信:教师是知识的强者,学生是知识的弱者,学生只能被引导着生长……


于是,学生原本敏锐而富有弹性的思维触角慢慢萎缩、钝化、僵硬了,再想提问,早已经力不从心了!


在这样的心理气候中,精神倘若没有强旺的活力,磅礴的能量,是谈不上主动生长的!只能被动生长,压抑生长,变态生长。久了,麻木了,适应了,反而会对一些新颖的思想加以抗拒、排斥,甚至打压和绞杀,于是有创造力的想法更不能随性、任情地生长了。善问、勇问充其量就只能龟缩为“地火”,在心灵的核心层的某个暗角无声地运行,有宽松的机会,探一下脑袋;没这机会,就老老实实地死灭。


阿盛很幸运,他善问的火苗终于被点燃了,且能堂堂正正地燃烧;我很欣慰,对善问的美德始终爱若珍宝,敬若神明,所以能感受到善问的光明和温暖!在这样的精神气场中,教学相长就不再是水中月,镜中花。阿盛被我启悟,在今后的日子里,可能会提出更多有价值的问题,进而越来越聪慧,自我潜能得以充分地开发;我则会被这些追问鞭策着,勤奋阅读,勇于思索,不懈写作,进而走向真正的扎实和渊博!


沉醉在阿盛问学所带来的喜悦中,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幼年苏轼那真诚而严肃的发问:“轼若为滂[①],母许之否乎?”这一问可以说奠定了他一生正直不阿的精神底色;成年苏格拉底大智若愚式的层层追问,问得对手理屈词穷,问得真理越来越明;还有子贡的不懈追问——很有意思,在《论语》一书中,他基本上是以问的面目出现的,如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 何如斯可谓之士矣?”……或许正是源于这种天赋之善问,他成了政治曾任鲁、卫两国之相)、经济曾经商于曹、鲁两国之间,富致千金)、学问(孔门十哲之一,为言语科中的杰出者军事(斡旋于齐、鲁、吴、越、晋等国之间,如同出入自家门口,谈笑之间,让那些骄横不可一世的帝王、将军们俯首帖耳)中的奇才,名副其实的多栖人才,人中之绝品!


因此,善问带来的不仅是一个人智慧、勇气的生长,还有品德、情意、学问、能力等方面的整体生长啊!


 


 








[]范滂:东汉人,曾任汝阳太守属吏,因抑制豪强,反对宦官,33岁死于狱中。


 

《“善问”是一种主动生长》有1个想法

  1. “提倡民主、开放,也允许百家争鸣了!”可以说我的课堂一直倡导这种。
    可我们昨天由领导组织的教研会,却更多的是:“由于奴性基因的顽固——总觉得专家的话千真万确……”大家坐到一起,就只说了一大堆的恭维话和谦虚话,唯独听不到真心话……[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这样的研讨会,如果不看看“课外书”,实在是浪费生命啊!刚从杭州回厦门,迟复为歉啊![/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