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规约中走向自由


在规约中走向自由


——与弟子书之十


汲安庆


据说学生中将我们学校比作美丽的鸟笼,或者美丽的监狱的人,很多、很多。


不能叫外卖,不能玩手机,不能留长发,不能抽烟、喝酒,不能男女生单独相处,不能迟到,不能缺课,不能在公共场合高声喧哗……


大家一个劲想着这些禁忌或约束的压抑心情,扼杀人性,唯独没有抽身而出,冷静地思考一下:这些所谓的禁忌或者约束,真的到了惨不忍睹,无法忍受的地步了吗?看似冰冷的规定背后,是否真的没有一丝心灵关怀的余温?再进一步,如果没了这些规定,我们是否真的会拥有健康、幸福的自由?


如果觉得掺了地沟油的外卖离我们很远,玩手机玩得彻夜不眠,也能在次日上课精神抖擞,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也能赢得别人的尊敬,那么请告诉我:我们到底凭借的是什么?


说不出道理来,却一厢情愿地生活在偏执、侥幸的臆想中,肯定不行。就像很多人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认定:死亡是别人的事,我身体很好,且深受上天之宠,会长生不老的。可是,这仅仅是你脆弱的自我空想、狂想罢了。你空想、狂想得很起劲,但却无法阻止衰老,死亡的规律。


倘若自由一定要以身体的伤残,成绩的下降,别人的鄙夷来警醒,那么这些代价也太昂贵、太令人心痛了!


记得教台湾作家琦君的《春酒》一文时,我们涉及过此类话题。


琦君在她的散文中饶有兴趣地回忆了家乡的迎神拜佛这一习俗。大年初一至初五,大人是不许她在大厅、厨房里撞来撞去的;蒸糕的时候,不许她将脚搁在灶孔边;吃东西时不许随便抓,因为许多都是要先供佛与祖先的;说话更要小心,要多讨吉利。如此多的禁忌,琦君小的时候觉得很受束缚,但是成年之后,特别是到异国他乡生活后,她竟然一下子发现了家乡习俗中诸种禁忌的醇厚和温馨。


不是吗?那些禁忌看似不近人情,体现的却是民间祈求平安、吉祥的心声,这种心声历经千年而不衰,成了民俗中最靓丽的风景线。


而这种靓丽恰恰是借助约束来完成的!


倘若没有记错的话,《新概念英语》第二册里提到过英格兰拳击的历史。起初,拳击是没有任何约束的,赤手空拳地PK,所以常常导致参与者伤残或死亡。直到19世纪,一位叫马奎斯昆斯伯雷的伯爵发明了一套比赛规则,比如使用拳套,3分钟一回合,回合之间休息60秒钟,24英尺的方形围栏,击倒后10秒钟的数秒规则等,这才使野蛮的格斗走向了文明的竞技。


怎么样,看上去繁琐、麻烦的规定,却蕴含了保护生命,尊重生命的温情!


这段时间,我重读了西方文学史,对古希腊文学,印象尤深。大地之神盖娅竟然是和自己的儿子天神乌拉诺斯结合的,生出了十二个提坦巨神,六男六女。这些巨神又彼此结合,生出了日月星辰。乌拉诺斯是第一个统治宇宙的天神,但后来被他和盖娅所生的最小的儿子克洛诺斯推翻了。克洛诺斯与他的妹妹瑞亚结合,又生了六个儿女。因为担心被孩子推翻,他竟然把自己的孩子一个个地吞进了肚子。只有最小的儿子宙斯被母亲瑞亚藏了起来,后来宙斯又推翻了克洛诺斯!


这些神话虽然不能当真,但是却形象、生动地揭示了远古社会人吃人和杂婚制的野蛮习俗,父子相残、逐父娶母在那个时代竟然成了常态!


但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文明程度的提高,吃人被当作兽行,已经彻底摒弃了。杂婚制也慢慢转向了一夫多妻制,再发展成为现在的一夫一妻制。而随着科学的进步,血缘内的婚姻也随之被禁止。


发现了没有?不断升级的婚姻约束,最终将人类从野兽中分离了出来,从而确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生命伦理和生命尊严!


这样论证,并非宣告:我是个禁忌或约束的狂热崇拜者。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注意:任何事物都是利弊共存的,我们不需要盲目地夸大任何一方,也不应该对某一方视而不见,更不应该将其中的某一方面,不假思索地一棍子打死。


我坚决反对不近人情,戕害人性的各种规定,但是对助人成长,促进生命不断升华的规约,却是心存敬意的。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得好:“纪律是自由的第一条件。”没有一定的纪律约束,何来真正的自由?


大字不识几个,也无一技之长的乞丐,却嚷嚷着要像中央首长一样自由地乘专机,出国访问,可能吗?独自在家里刷牙,穿个小裤衩,或者裸体,都无所谓,但是你要以这样的形象跑到教室或者其他公共场合,可以吗?在篮球场上,你无视三步上篮的规定,抢到篮球后,抱着它疯狂地跑到篮筐下投,可行吗?


舞蹈是在一定的规约中走向美丽的,诗词是一定的规约中走向艺术的,我们的生命也是在一定的规约中走向真正的自由的!


 


 (注:本文为福建《海峡教育报》约稿。)


《在规约中走向自由》有2个想法

  1. “我坚决反对不近人情,戕害人性的各种规定,但是对助人成长,促进生命不断升华的规约,却是心存敬意的。”很赞同!

    [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号称“与弟子书”,其实是和弟子的对话录。回归教育的现场,记录自己思想的跃动。幼稚也好,深刻也罢,努力形成精神的互动。用叶澜教授的话说是涉及“学生真实生活中的道德情感”。其实,这种真实是相互的。有真实,这就够了。谢谢自新的认同![/quote]

  2. 舞蹈是在一定的规约中走向美丽的,诗词是一定的规约中走向艺术的,我们的生命也是在一定的规约中走向真正的自由的!

    认同![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欢迎北邙秋风的光临!谢谢您的阅读和点评!欢迎继续指正、交流![/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