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自己的真性情

 


写出自己的真性情


——寄语2012年中考作文的考生


汲安庆


 写出自己的“真性情”,似乎是件极其稀松、平常的事情,其实不然。


 多年的作文批阅经历,我深深地感到下述几点原因堪称“罪魁”——


   一、             炫博过度,“真性情”被吞噬


 喜欢哲思的同学因为迷信知识巨人的精神能量,常常一下笔就开始柏拉图、贺拉斯如何说,继之以庄子、朱子如何认为,最后又以康德、尼采觉得,弄得整篇文章名人的思想烁烁放光,自己的思想却销声匿迹了。


 有的人更搞,临时背上几句名人名言,就仓促上阵,硬生生地“拉郎配”,结果与所论述的话题不仅不搭界,甚至连所引名人的思想之间还掐起了架。本想借此将阅卷老师给“雷倒”,结果先把自己给弄整废了。借力不成,反损力,岂不悲哉!


 或许,有同学不以为然:2011年的福建高考满分作文《热爱诞下创造的婴孩》不就是以“博”取胜吗?里面征引的名人之论有9处之多呢!这的确是实话,可人家基本上是围绕热爱与创造的因果关系而展开,且有自我生命智慧的注入,所以文章整体上是博而能通,不失“学问之文”的个性色彩。


  二、             热衷“他者”,“真性情”被放逐


 偏向感性的同学爱叙述“他者”的故事,以此结撰成篇。


 这种“读者体”的文章,通常23个故事,围绕一个主题,叙述起来不累,很容易达到规定的字数要求。但是因为思维的穿透力有限,语言的魔力不足,又没有自我生活的介入,“真性情”被放逐便成为不可避免的事了。更为不利的是,很多阅卷老师都有《读者》阅读的底子,你冒冒失失地硬要关公面前耍大刀, 不漏短,几乎不可能。


 为什么不自信地写写自我的生活呢?要知道,越是自己的生活越有诱惑力,越是自己的体验越有感染力啊!比如让人捧腹大笑的周立波的《我的顽劣青春》,令人玩味再三的君飞的《不是每根竹子都能做成笛子》,包括你们历次考试中遭逢的N篇记叙类阅读文章,哪一篇不是自我生活的艺术呈现?哪一篇不是真率情思的自然流露?


 即使是议论文,无论它怎样穿越古今中外,其切入点,立足点,或者最终的归结点,也必然是指向现实生活的,比如鲁迅的《再论雷峰塔的倒掉》由偷挖雷峰塔的迷信乡民,想到偷挖中华民国柱石的奴才;王晓河的《到最后》从画家韩羽书法印章“我磨墨,墨磨我”,想到巴尔扎克的“我粉碎了每一个障碍”、卡夫卡的“每一个障碍粉碎了我”,都可以说是忠于自我内心生活的典范之作!


  三、             叙事宏大,“真性情”被稀释


 大概是受了“拔高主题”的教育影响太深,很多同学喜欢在作文中使用“大词”“大句”,但通览下来,这些词句又都是政治、历史课本中的体现“共识”的语句,毫无自我的生命体验。


 影响所及,叙事、抒情、议论都喜欢概括说,架空说,很难看到生活味,个性气十足的细节。有学者感叹现在很多作者的感官是“瘫痪”的,作品中已经没有声音,没有色彩,没有气味了,这不正是对极端宏大叙事、抽象叙事的愤怒指责吗?


 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写出独具眼目的细节,其实是很讨巧,也很容易达到的事情。我至今还记得两年前,集美区一位考生在质检作文中所写的一个关于宠物猫的细节——


 它也像人一样打哈欠,伸懒腰,但打喷嚏却有所不同,它是像连珠炮一样,接连打上几十下,每下还很短促,有节奏,听了让人发笑……


 这种不紧不慢,津津乐道的谈话风,不仅逼真还原了生活的现场,而且将作者的小发现,小情趣,渲染得有滋有味,由不得你不情动于中。


 当然,这并非是彻底否定宏大叙事,而是说宏大一定要贴紧感性的事实。该放大的放大,该收缩的收缩,这样才能收到以小见大,以一当十的表达效果。否则,真的会有老虎啃天,无法下口的感觉。或者,即使面面俱到,实际上却空洞无力,乏善可陈!


   四、             套路成癖,“真性情”被阉割


 下笔时,不是想着如何清楚、有力、完美地表达自己的情思,却先想着记忆中库存的相关模式,然后再移植、组装、填充。一些功利心很重的老师更是推波助澜,让一些写作特困生选出自己相对优秀的作文进行精加工——拿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套作,风险太大,然后挖心搜胆地研制如何“以一篇应万题”的秘笈,这怎能不扼杀学生写作的真性情,并使他们对写作恶心、憎恶呢?


 日记体作文新颖、感性,就来日记、杂记;模拟动植物心理、古代人声口,可以刷新老师的目光,就来大变活人;语录体、戏剧体走俏,就赶紧排兵布阵,匆忙上演;“题记+小标题”的格式风行,再一哄而上,做哲人、圣人沉思状……形式在先,情感在后;他人在先,自我在后,真性情又怎么能出得来呢?


 写作中的套路惯性还表现在“看人下笔”。既然早恋是“雷区”,我不写;揭露现实黑暗是“不阳光”,我不写;人际交往中的困惑是出格之思,我也不写。于是,清一色的慷慨激昂,清一色的义正词严,好像每个人都成了重整山河,推动社会前进的大我。如此,真性情又怎能不走向浮夸呢?


 国学大师钱穆说过:“文心即人心,即人之性情,人之生命之所在。”一个人心里充斥着算计、迎合、胆怯、伪饰,又怎能写出大气、健康、阳光、芬芳的文章来呢?


 跳蚤、蚊子、苍蝇算是肮脏、不雅了吧,可是鲁迅却写得津津有味,并得出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古今君子,每以禽兽斥人,殊不知便是昆虫,值得师法的地方也多着哪。”对人性劣根的讽刺,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笔名小妖的作者,写了一篇《只有母亲走的小路》的文章,文中的母亲为了将已经不能走路的儿子的病气带走,一个人去走儿子喝完中药的药渣铺就的小路。本是迷信的内容,可是我们却看到一个平凡母亲伟大的心灵!谁说所谓的禁区题材就不能涉足呢?


 可见,真正决定文章魅力的,不是什么针对阅卷教师“阿克琉斯脚踵”的各种技巧,而是写作者真性情的自由、酣畅的抒发!


(注:本文为厦门《海峡导报》的特约稿件。)


 


 

《写出自己的真性情》有3个想法

  1. 文章抓住了写作中的诸多问题,切合实际,很有针对性,该让学生好好学习学习[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好久没见到位静老师了,今日一见,格外亲切!在这个功利心泛滥的时代,老师、学生全部奔着得分技巧去了,唯独忽略了真性情的发抒。于是会出现一个怪现象,即使作文得了高分,学生也不喜欢作文。这真的不知让人们说什么好了。[/quote]

  2. 只有写出自己的真性情,才能真正打动人。[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重技不重道,重法不重情,文章只能走向虚伪、浅薄。可悲的是,很多阅卷老师也会助长了这一不良的趋势。见到“真性情”,已经殊为不易了![/quote]

  3. 汲老师您好,我是温州一老师,和您一样也是语通的封面人物,想找你一点事,方便告知电话或者QQ,我的:128479264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