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告诉她


谁来告诉她


汲安庆



周日在路边等校车。静穆的夕照中,车流涌动,人影慵懒。


六只被囚禁在“小面包”改装后的货车中的山羊,安详地凝望着窗外,偶尔会扑扇一下耳朵,根本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厄运。


这个画面见得久了,但我还是不忍心地扭转了头——一位戴着白底黑带太阳帽的姑娘正牵着一只京巴犬欢快地穿过斑马线。


当我不自觉地再次转身,发现一个穿着吊带裙,约摸四五岁的小女孩正拿着一片巴掌宽的绿叶喂紧靠人行道边车窗的那只山羊。


山羊的眼睛清澈如山泉,吃得可香了。


小女孩伸直了手臂,露出很陶醉的笑容。


不远处的树下,一位年轻的妇女也是笑盈盈的,目光中流淌着绵绵不尽的赞许。


我不禁看得入了神……


“好啦,不用喂了!”是一声很阴沉、很有力度的声音,那位将脚搭在方向盘上的小平头司机,有些不自然,又似乎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即将赴死的山羊,如果绿叶在山羊肠胃里没有消化充分,恐怕会惹得屠夫不高兴吧!


但是,那个小女孩可不管,手臂依旧伸得直直的,直到绿叶被山羊吃完,才像蝴蝶一般,一路撒欢地向年轻的妇女飞跑过去。


我心中默念:“多么可爱的孩子,愿你天使般的爱像绿叶一样,永远鲜嫩!”


将此事说给弟子们听,他们也入了迷,目光清亮,令人倍觉温暖……



当外婆从武夷山乘火车来厦门看望外孙女惠芳时,我很惊讶于老人的心灵感应了。


老人跟我说她在电视上看到北京某女大学生因为恋爱怀了孩子,被校方开除,结果自杀了。她很不放心,特地过来看看惠芳,真怕她早恋,毁了自己的前程。


讲到动情处,老人哭了,说自己的两个女儿就是吃了这个亏,弄得现在必须像男人一样在国外打拼,上有老,下有小,她们心里苦得很啊!


可就在昨天晚上,巡老师在教学楼顶发现,惠芳和高二的一名男生正抱在一起。


尽管她哀求老师不要告诉我此事,但是值日老师没有理会这一套。我也没有虚化这件事,早读课一结束,我便把她叫到一边,劈头问——“你是无聊透顶,一定要用这种方式调剂吗?”她低头不语,披散的长发将整个脸都遮住了,那被染过,依然还未褪尽的棕黄色,在我眼中显得特别刺眼。


“想证明自己的女性魅力?想证明自己挑战校规的勇气?还是想证明自己领先别人的成熟?”我倾倒着自己的不满,“难道你没听说过早开的花儿不结果吗?”


她似乎怔了一下,继而又摇了摇头。当她再次抬起脸的时候,眼里竟然噙满了泪水。


“老师,你能原谅我吗?我再也不会有下次了。”她终于哭出了声。


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还是那个让生活老师揪心,让科老师头痛的惠芳吗?听前任班主任介绍,她值日向来马虎,或者干脆不做,勒令她回宿舍重扫,她趁机名正言顺地旷课;在教学区,她上课和周边学生讲话,作业迟交或不交,早就习以为常了。老师批评越多,她犯错越凶。一些老师甚至很偏激地骂她“有人养,没人教”。我接手这个班时,她也是一副孤傲、冷漠的模样,仿佛满世界人民都欠了她两百百块钱似的。


对她真正的刮目相看,是从承包讲台的保洁工作开始的。


说起讲台卫生,我的确很纠结。先后让两个我自以为很细心,很尽职,很忠厚的男生负责,开始几天还好,可时间一长,他们就丢三落四,提醒了多次还是收效甚微。科老师讥嘲:你们班讲台没有一天是干净的!”


一次班会课,我特地提到了这件事,也说了自己的困惑,并且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有谁能彻底根治这一班级卫生的顽症,重塑班级的美好形象。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众人你转身,他掉头,满世界张望的时候,惠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举起了手。


我一下子热血沸腾了。


在一个工于算计的时代,一个女孩子不怕嘲笑——有不少学生现在比成人心理还精怪,你为集体做事,他会笑你想得到什么好处,不做反倒是低调,是美德了;不怕承担风险——做得好往往被视为应该,做得不好又会受到指责;不怕影响自己的休闲——这从学生一遇擦黑板,便如避瘟神一样离开,或者一下课,便三三两两地扎堆聊天、嬉笑,便可一窥端倪了。要知道,仅就去洗手间淘洗抹布,就得花去两三分钟啊!惠芳这样做看似简单,实际上不知要付出多大的勇气呢!


没有来得及让她发表承包感言,我对她的品格分析,实际上是外冷内热式的表杨,就如同决堤的洪水,把持不住了。


记得当时谈了很多,比如这样做会给老师带来好心情,好心情会产生多灵感,多灵感会产生高效率,使大家都受惠;比如这样做可以磨砺自我细心、耐心、热心的品质,一个人做一时的好事并不难,难得是做一世的好事;再如这样做实际上也是亮出自我,不仅体现了一种勇气,一种责任,更显示了自己的自信,而这些都是以后职场打拼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惠芳非常端正地听着,生怕遗漏了一个字。只是在听我说到“这样做使女孩更有温柔、贤惠的淑女之风”,并号召全班男生以后“要娶就娶这样的人”时,她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闪电般地伏在桌上,将整个脸埋在胳膊弯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在同学们暴风雨般的掌声中骄傲地仰起脸。


以后的日子,她的确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课一下,便到讲台上收拾,不仅用抹布擦净了讲台,还顺带将别人负责的黑板擦也拿到室外拍干净后,再轻轻地放在讲台上。帮上课老师拿水杯,放屏幕,更是家常便饭。


同事们都很纳闷:“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惠芳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激动地当众承诺:“只要惠芳进入年段前一百名,我会向学校单独申请,将优秀学生的光荣称号授予她。”


可就是这么个日新月异的学生,竟然在这时候将了我一军!


该怎么办?是当着外婆和的她面,一一摊牌,细析危害,还是帮她挡一下,再听其言,观其行?


最终,我选择了后者。不为别的,就冲她的两次恳求,一个刚性女孩,不到为难之处,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的,也为了她要在我心中重塑形象的那份柔嫩的期盼。


我不仅帮她挡了,而且还当着外婆的面,细述了惠芳的种种好。外婆又哭了,说自己这趟远门没白出,惠芳大了,终于懂事了!


惠芳也哭了,这个曾经在家因玩游戏和外婆动手的孩子,当着我的面,主动走上前,一边抽泣,一边用纸巾帮外婆擦拭泪水。接着,两人紧紧拥在了一起……


后来的日子,惠芳变得更文静,也更勤奋了,确乎没有食言。


父亲节的那天,我意外收到了她的一条祝福短信:“老师,谢谢您对我的信任。祝您节日快乐!”


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特别的短信了,也是迄今为止最令我幸福的一条短信!



不由得想起读小学五年级时一次值日的情形。


傍晚放学,偌大的校园开始沉静,而我们教室却笑语不断。


那时的农村学校,教室地面还没条件铺上砖头,或者浇成水泥地面。在灰尘如雾的教室里,我和另外三名值日生,用扫把作武器,在一个劲地追逐着,对打着。收音机里听来的评书《岳飞传》《杨家将》,此时有了创造和演习的机会。


可是正在酣战的兴头上,语老师出现了。


他很惊讶地问我:“汲安庆,你们怎么会这样扫地啊?灰尘这么大,还一个劲地说笑,灰尘中的细菌会趁机在你们肚子里安家的啊!”


我们马上静了下来,刚才光顾着闹腾,把课本上以前交待的“先洒水,后扫地”的告诫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凭良心说,语老师教学能力一般,可是他却成了我一生中最想感激的人之一。当许多老师在我的记忆中慢慢退隐时,他的形象却日渐清晰、丰满起来。


不为别的,只为他在最适宜的时候,告诉了我最适宜的话!


 


 


 


 


 

《谁来告诉她》有4个想法

  1. 很多时候,很多孩子都知道很多事情不可以,但是他们唯一的错就是没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其实成年人,又何尝不也如此。对于孩子来说,能理解他们的师长会产生比他们自己本身都强大的约束力。惠芳在这个特定的年龄遇到汲老师这样的师长,是她的福分。[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谢谢薛老师。每次看完你的评论,心里总会温暖良久。的确,将自己的感受,特别是美好的感受,在第一时间告诉对方,真的是一种爱的表现,无论对学生,还是成人,都有效。我以前做得极不到位,现在有所领悟。[/quote]

  2. 温暖,感动…我又一次看到,人世间最美的“善良”、“智慧”在湛蓝的夜空闪闪发光,无比欢欣。[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李老师总是那么激情而富有诗意!读后令人神旺。[/quote]

  3. 在最适宜的时候告诉了最适宜的话,这话说到了最深处。汲老师思考了别人思考不到的问题,把很难处理的事情用自己的深情完美的处理好了,挽救了一个纯真的灵魂。[quote][b]以下为汲安庆的回复:[/b]
    呵呵,被惠云老师表扬,很幸福。马克思说:“用爱换爱,用真诚换真诚。”与成人交往是这样,与学生交往,也应该这样。[/quote]

发表评论